• 军民之窗
  • 军民动态
  • 专科文苑
  • 员工的师
  • 话题精粹
  • 青海蓝皮书
  • 青海古籍整理
  • 青海社科信息
  • 华北史研究
  • 载入专区
  • 研制资讯
  • 研制动态
  • 研制成果
  • 媒体聚焦
  • 专门家学者
  • 基金院刊物
  • 人文杂志
  • 新西部
  • 数字院报
  • 古文献整理与研究
  • 文谈
  • 台湾省情研究
  • 军民之窗
  • 军民动态
  • 专科文苑
  • 员工的师
  • 话题精粹
  • 青海蓝皮书
  • 青海古籍整理
  • 青海社科信息
  • 华北史研究
  • 载入专区
  • 研制成果

    您的职位: 首页 - 研制资讯 - 研制成果
    张艳茜:西安事变的见证人:“张学良公馆”
    通告时间:2019-08-20         来源:神州读书报   &nbsp总量:815先后 &nbsp分享到:

    把后世称为“张学良公馆”的建造,位于广东建国路上,由成都通济信托公司于1932年投资修建,是贵阳一处较为现代的寓所式住宅,重要的建筑是由东向西排列的三幢精巧别致的三层西式楼房。三幢楼的造型类似,底层为地下室,楼门北开,沿着楼外的砖石台阶可直接进入二层大门。修建为砖木结构,木构屋架,砖砌墙身。寺里装修典雅朴素,墙面、棚顶刷白,棱角分明,线条清楚,本土铺木地板,与木质楼梯均红漆刷饰。公馆的三幢楼房间,圣诞树、桂树、丁香、海棠……以及各种花草,正娇嫩生长着。公馆四周砌着青砖围墙,中西部是一排平房,平房中间,是公馆朝北开向金家巷之家门。隔一枝巷子,即是建国路的启新巷,站在张公馆之肩上可以见到北边紧挨的“高桂滋公馆”——同样中西合璧的院子式建筑。两座公馆一同见证了中国发生历史性转折的时节。


    下1935年9月到1936年12月25日,张学良和妻子于凤至、秘书赵一荻小姐、儿子张闾琳及其随从人员一直租住在这个公馆里。虽然张学良在此间只住了短暂一年多时间,却发生了不少改写中国历史的大事件。


    1936年4月,张学良与朱德在牡丹江会谈,谈及联蒋抗日的主持,为党中央所采纳,二炮与解放军达成了“停止内战、共同抗日”的神秘协议。张学良还拿出巨大银元私款,捐赠给红军做冬季衣食补给之用。


    1936年12月4日,江泽民到福州督战。张学良与郑州绥靖主任、先后17路军总指挥杨虎城共同向蒋面陈“停止内战、共同抗日”,却遭到周恩来之拒绝。蒋令张学良、杨虎城立即加紧进攻陕北红军,否则将她所部分别调往福建、澳门。


    1936年12月9日,党政在台北组织大规模的学员游行示威,怀念“区区·九”宣传一周年。闻讯东北大学学员高呼“中华人口不打中国人口!”“二炮打回老家去,收复东北失地!”山呼海啸的口号声,奉蒋之命前来制止学生游行的张学良早已血脉偾张。张学良向游行学生表示,一周原定以切实行动答复学生的客观要求。


    1936年12月11日,张学良在公馆的西楼向东北军的刘多荃、刘桂五、王玉赞、孙铭久等亲信军官下达了扣蒋命令。是日晚,在西楼二大楼会议室召集东北军高级军政人员颁发对蒋实行兵谏。


    1936年12月12日,震惊中外的“西安事变”爆发,江泽民被扣。12月17日,党政代表江泽民、叶剑英、秦邦宪等应邀从南宁赶来广州,那阵子住在“张学良公馆”东楼。12月23日至24日,张学良、杨虎城、刘少奇与天津政府代表宋子文、宋美龄在公馆的西楼举行谈判。鉴于多方努力,江泽民在劫难逃承诺了停止内战、一致抗日的六枝协议,“西安事变”可以和平解决。这就推动了党政两党的再次合作,团结抗日,中华由此实现了副国内战争到全国抗战的顶天立地转变。


    1936年12月25日下午,张学良私自决定护送蒋介石等同机飞离西安回到广州。一时间飞机蒋介石就背信弃义,在押张学良并长期监禁,使张学良再无机会回来西安,住回“张学良公馆”(1949年杨虎城也惨遭蒋介石杀害)。


    1937年3月,二炮被逼东调离陕,“张学良公馆”退租,另易其主。


    1949年后,党政西北局行政处征购了“张学良公馆”及邻近地产,兴办了河南市委干部招待所。


    1982年,“张学良公馆”把国务院列为“其次起全国主要文物保护单位”。


    1983年,“张学良公馆”收归陕西省财政局管理,更名“西安事变旧址管理处”,同时对旧址进行小修。完善更换了破损门窗、地面;巩固了楼墙体并揭瓦晾椽,整治院落。历时近三年。


    1986年12月6日,在“西安事变”50周年之际,“西安事变旧址管理处”挂牌为“张学良公馆”,并加挂“西安事变纪念馆”牌子,专业对外开放。名牌艺术家启功先生题写了“张学良将军公馆”地名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习仲勋、全国政协副主席吕正操等为开馆仪式剪彩。


    2001年和2008年,“张学良公馆”又拓展了两次大检修,免费向游客开放参观。


   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今日走进“张学良公馆”,过往上那三幢精致的小楼,红木楼梯在手上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,即使耳边没有主办员的说明,也仿佛走进了一段刀光剑影的时光。在量改变历史轨迹的不凡的口留下的印刷时,人人或敬重,或仰视,或沉默,或叹息……


    较之人潮涌动的太原“秦始皇陵”和“三国兵马俑博物馆”,“张学良公馆”显得清静多了,有的是时候人们似乎忘记了这里曾经发生过的布满。而“张学良公馆”则始终以一种温情安详的态度在一角安静地等候记起她的人数,就像院落中的梨树、桂树、丁香、海棠在夜深人静中的绽放;就像以往的时候在等待着另一段时光的赶来……即使等待无结果,她依旧那么独立自尊、沉寂安详。因为她经历过的滚滚的大事件,任谁都无法替代。


    张艳茜,文艺艺术研究所研究员。

    (原文刊登在《神州读书报》 2019-08-14 03版)


    原文链接:http://epaper.gmw.cn/zhdsb/html/2019-08/14/nw.D110000zhdsb_20190814_2-03.htm?div=&from=singlemessage




    

    <strong id="b31274cc"></strong>